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杂牌酒馆

小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小宽  

吃客,胖子,写诗,记者,贪杯,好色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三牲有幸  

2011-06-02 22:51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小宽

 

 

走在恍如迷宫一般的望京新城,我能通过气味摸索到黄珂家,敲门,开门,黄色的灯光顿时温暖,桌子上的酒菜都已经备齐,各路好汉如同刚从连环画里迈步走出的神仙,齐聚在长桌前面,桌子的尽头是黄珂,黄珂的后面是酒柜,里面的酒杯足以开几个酒吧。

黄珂家的菜虽是家常口味,却总有一种江湖风骨,金麟岂是池中物,家常也非寻常,黄家桌上一杯酒,江湖夜雨十年灯,美食吃着吃着,便能有了一种落拓感。微醺迷茫间,似乎回到历史中某一段时代,似乎是北宋,旁边的酒友,胖一点的是苏东坡,瘦一点的是秦观,光头的佛印和尚;也恍惚是南唐,念着诗的是李后主,写着字的是冯延巳,喝着酒的是韩熙载……在黄珂家的酒桌上,经常会有时光的迷失感。

美食也如是。古有太牢,指三牲,一般是牛、羊、猪,在黄珂家的饭桌上,“三牲有幸”。对食材最大的尊重是精心的料理,对做好的食物最大的尊重是吃光它。

我偏爱老黄做的牛肉。牛肉品质有千差万别,一般厨师能用好牛肉做出好味道,坏厨师能把上等牛肉糟蹋,对于黄珂来说,做牛肉,如同庖丁解牛,是万分之中的平常事。牛腩切块,沸水焯过,加料炖制,人生的小火已经将其弄得熟烂,入口即化,出锅前总是要加一些零碎做点缀,这如同额外的美。对于年过半百的黄珂来说,懂得额外的美,才更美,如同意外的爱情,才更能激起苯氨基丙酸,爱情物质加速蔓延。这是一道人到中年菜,年轻时爆炒,凉拌,快刀斩乱麻,乱炖,到岁数大了,自然会腌笃鲜,会小火慢炖,会黄氏牛肉。

我还钟爱黄珂家的腊肉,如果没有一盘切好的,亮晶晶的老腊肉做下酒菜,我坐在桌子边上,如坐针毡。有时候,我也会偷偷跑到厨房,自己切两片,迅速填到嘴里。我妈管这叫“偷嘴”,我小时候经常偷吃家里的咸肉,偷嘴如同偷情,偷偷吃一口,此间乐不足为外人道也。腊肉一定要肥,二分瘦足够,吃一口,感觉肥肉在口腔中汁液喷射,周围的人说着重庆话,娃儿们在喝酒,我在吃肉,哪里管朝天门的码头是朝东还是朝西,重庆红不红,我只管腊肉香不香。
黄珂家也经常做“全羊席”,一羊成席,一语成谶,一针见血,一望无际,说的似乎都是一个意思。羊肉汤锅在简单的电磁炉上翻滚,最好是带皮的黑山羊肉,翻滚着,捞出来,蘸着黄珂亲自做的蘸料,那是一种可以“了此余生”的快慰。说实话,在黄珂家吃过那么多次饭,真正黄珂自己下厨的机会不多,唯有这蘸料,必须黄珂亲手调制,才有此天外之味。在沈复的《浮生六记》中,他怀念自己的老婆芸娘,说她“善不费之烹庖,瓜蔬鱼虾,一经芸手,便有意外味”。用这话形容黄珂一双厚实的大手,到底是合适呢,还是合适呢?

四处不过都是“浮生”,以前有人问我,你跟谁生活在一个时代觉得有幸?我想了想,浮生之中,偶遇黄珂,乃是有幸。在这个语境中,黄珂不是他本人,而是一个温暖的小屋,一个强大的气场,各处神仙聚集于此,叫嚣乎东西,喝酒吹牛。饭桌,原本是世俗之处,在黄珂家中,却成为一处理想主义者的集合地,在这个世界上,任何一个你觉得不可思议的人物,都会出现在黄珂的饭桌前,可能是今天,可能是明天。我坐在旁边喝酒吃肉,偷着笑,岂止有幸,是三生有幸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053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