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杂牌酒馆

小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小宽  

吃客,胖子,写诗,记者,贪杯,好色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身边的异乡   

2012-07-04 09:58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小宽

 

前些年京城吃货流行“吃遍各地驻京办”,这是北京独有的景致,驻京办餐厅的招待饭往往本乡本土,能吃到一些原汁原味的当地特色。后来随着各地驻京办名义上的撤销,各地驻京办里的美食指标也沦落了三分。

在我看来,驻京办整体的原则是“省不如市”、“市不如县”,越是精确越是美好,新疆驻京办不如乌鲁木齐驻京办好吃,而巴州驻京办味道更胜;安徽大厦虽然体面,要是好吃还得找池州驻京办;湖南驻京办往往不如长沙驻京办来的草根,而湘西驻京办又多了一点趣味。另外一个原则是“正不如偏”,往往越是偏僻地方的驻京办越是诱人,江苏大厦、福建大厦、浙江大厦的食物虽然豪华稳妥,但是一个吃货要找点偏门,就不如去宁波驻京办,攀枝花驻京办之类的野趣之地(可惜的是攀枝花驻京办的大笮风餐厅关门了)。

我常去的是常州驻京办,在朝阳门,整个餐厅有着国营三星级宾馆的缓慢节奏,出品却丝毫不含糊,这里最受追捧的是鱼头汤,一枚砂锅,经过千锤百炼,里面是奶白色的鱼汤,鱼是鳙鱼,硕大一盆,足够四个人均分。鱼头汤很容易炖的油腻或者有土腥味,这里一概没有,只觉鲜美,别无所求。在我看来,这才是江南市井土菜的精髓,并非蜻蜓点水的温柔,而是油锤灌顶的温柔。

如果想吃拉面,以前我会想到燕兰楼等兰州风格餐厅,自从去了兰州宾馆里的小餐厅,其他餐厅顿时碉堡。兰州宾馆算是兰州市的驻京办,深藏在西直门附近的一个小区内,看菜谱需要从后向前,各种面食分门别类,牛肉面按照面条粗细就分了一页,从毛细到柱子,从韭叶到大宽,10块钱足够吃饱。这里的牛肉面汤汁鲜美,每一次我都会小心翼翼的不留下任何痕迹,喝光里面的汤,如同一个反侦察的作案老手,不给鬼子留下一粒粮食。除了牛肉面这里还有许多别处难见的面食,比如一款扁豆雀舌面,面被切成小粒,如同雀舌,加入红红的小扁豆,一起煮,十分家常可人。我之前一直以为茶叶才配比喻成雀舌,如今看来,面也没有问题。如果想吃两口菜,建议点清炒百合(百合可是兰州特产)、陇西腊肉(蒸好了,搭配上酱豆腐的汤汁,旁边配着小饼)、手抓羊肉(清爽不膻气,可以大口喝酒)。

办事处餐厅中,最受追捧的是“川办”,川办有两家,建国门的是老川办,龙爪树的是新川办,我常去的是后者。地方难找,里面却是小桥流水的景致。当看到这里的菜单,我有一种“吃一本”的冲动,看着每一道菜都喜欢,直到现在,我去过无数次了,还是没有完成心愿,不免摸摸肚子,有些怅惘。

菜品很四川,偏向成都口味,总也不能落下的是毛血旺、口水鸡、川北凉粉、夫妻肺片、水煮鱼、辣子鸡、水煮肉片、回锅肉……几乎没有奇技淫巧,都是朴实的川菜,任何一家川菜馆子里必备的玩意儿,这里却能做的地道美味十足,最爱的是里面调制的红油,这是川菜的灵魂,这里的灵魂闪亮,其他餐馆连肉身都模糊不清。

我喜欢这里的蒜泥白肉,每次都会打包一份带回家,用剩下的那一点点美味的红扑扑的汤汁,回家拌一份面,安逸。

而今“驻京办”已经是过去式,我的新套路是“吃遍城中村”。在各种建材城、批发市场周边存在着许多外地人聚集村落,他们成群结队的在北京讨生活,这往往是被人们忽视的一个阴影中的群落。比如在大红门一带,做服装布料生意的往往是温州人、在十里河小武基一带做建材生意的往往是福建莆田人、高碑店做木雕生意的则是东阳人、垡头一带则聚集着一群做门窗生意的安徽人……

这些地方往往有不为人知的小馆子,在当地人的舌尖上流传,这比驻京办更本乡本土,又充满草根的温情。前几天去了小武基桥附近的一家闽粤海鲜馆,破败狭仄,却出品地道的莆田菜,甚至连啤酒都是福建的雪津啤酒。在海鲜池里,我居然见到了鲎,这种活化石般的生物已经在地球上生存了数亿年,在潮州福建一带常见。鲎已经是保护动物,不建议吃,而且据说肉质也很不好吃,倒是这里的许多莆田家常菜做的地道,比如泥螺与插蛏,插蛏做法简单,把蛏子竖的摆放在炖盅里,直到插满,接着在空隙里塞一点姜片,然后倒入福建老酒和清水,上蒸锅大火炖熟。这个做法可 以保留蛏子鲜甜的原味。而且由于是紧密的插在炖盅里,蛏子的水分不会流失,肉质不会变老。

在大红门附近有一个温州风格的小面馆,名为迎春面馆,做便宜好吃的三鲜面、肥肠面和炒年糕。这种面是碱面,筋道粗壮,浇头都是现做,本本分分的鲜美,一碗三鲜面12块钱,里面有蛋皮、海白虾、蛤蜊、肉末和青菜,一碗下肚,额头冒汗。在十里河,聚集着许多潮汕人,于是有一家很小的潮州小馆,名字就叫潮州菜馆,藏在角落里,做好吃的牛肉丸和各种潮州小吃。而在东南四环外的垡头,有一个四川大院,里面都是四川人,院子里有一个毫不显眼的中建餐厅,原本是院子里的食堂,每次在这里吃饭就有一种在异乡的感觉,似乎是在四川的某一个小县城里,周围都是四川口音,和老板都熟稔,叫我觉得说普通话都不好意思张嘴点菜。豌豆尖都被择的清清楚楚,腊肉香肠泡菜都是自己托人从四川带或者自己做,厨师在后厨大声招呼,新推出的菜品就把菜名写在墙上的小黑板上,最近更新的是:菜头炒腊肉、香辣鲶鱼、四川香肠、怪味翅中……

这些餐厅都太沉默了,甚至在网上也查不到它们任何信息,它们像那些勤劳肯干的异乡人,在北京这座庞杂的城市里沉默生存,它们是我们身边的异乡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097)| 评论(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