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杂牌酒馆

小宽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小宽  

吃客,胖子,写诗,记者,贪杯,好色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私货   

2014-02-19 23:19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算是广告贴。又出了一本美食随笔集,写的很用心,有一些曾经放在这个博客里,有一些没有。与之前的几本书相比,这本书附赠了一个小册子,是一本诗集,算是私货。用来证明我不仅仅是吃货。有一个网站,叫打喷嚏,经常转载我的博文,在那个网站里写美食的文章下面,最常出现的评论是:“就他妈知道吃”。我似乎是被评论最多的。吃这个动作最日常,也最平常,平常难写,日常难书,我只不过借着写吃喝来记录我们这个时代的动作一种,时代的巨子们在龙床上翻滚,抽插,我所做的无非是站在旁边,边吃边看,给他们数数,一下,两下……
即便龙床轰塌了,我们还得回家吃饭。
下面是这本书的自序。欢迎诸位新老朋友转发,或者点击购买链接:
京东点这里  当当点这里  亚马逊点这里

私货


小宽

这本书的得名源自美食家沈宏非。他给我上一本美食随笔集《饭否》写的序言,在那篇文章的末尾,他如此建议我:
“道 在屎溺,酒肉藏诗。做为小宽的朋友、共犯和读者,我衷心地希望他能在不久的将来再出一本书,把他的诗集以及“吃集”来个大合并,大兜乱,不按体例,打破顺 序,任意编排,随性穿插,让我们得以痛饮用他、用酒酿成的诗,同时用这酒来下他用肉做的文字或文字造的肉──至于这本书的书名,我已经替他想好了,就叫 《汁、吃、诗》。没有舌尖,都是大舌头。”
我顺水推舟,欲拒还迎,有了这本《汁吃诗》,这个名字听上去有点拗口,在南方人不流利的普通话中,很容 易念成“吱吱吱”,令人联想起那道传说中的恐怖广东菜“三叫”,这道菜我只耳闻,到底有没有我都说不清。据说是取刚生下来的幼鼠,蘸汁生吃,筷子夹起吱一 声,蘸小料时吱一声,牙齿一咬吱一声,由此得名。在北方人流利的普通话中,很容易念成“只吃屎”,愈发显得我重口味逼人。
由他去吧。对于一本跟吃喝相关的书来说,即便有一个举世无双的名字也不会多收三五斗,有一个大舌头的名字可能还好养活。其中文字有的顺口,有的顺心,大多是这一年里发表于各处杂志上的美食专栏,东榔头西棒槌,基本上打哪指哪,从一个饭局跳跃到另外一个饭局,从此地到那时。
我 不太愿意写吃本身,不断动嘴皮子,罗列入口即化,酥而不腻之类的形容词,这算是“舌尖写法”。从一道菜里找典故,深挖一家馆子的历史根源,对做法吃法细细 模拟,这算是“考古写法”。我愿意写的是吃饭的人,那些饭局上的零碎,那些人间的粮食,那些醉了又醒的酒鬼,那些飘摇的姑娘。有了他们,这本书才能汁水四 溢,高潮迭起。
更重要的是,这是一本夹带私货的书,因为里面有一些诗。
就算我是敝帚自珍吧。这些诗写于2003年至今,都是在一顿饭与另 一顿饭的间隙写下的。诗歌如同寒夜里的火把,我凭借着诗取暖,有时候看着火不旺了,也试着把自己当成木柴,投身其中。而写诗就如火中取栗,只有临渊一跃, 才能向死而生。我凭借着默默的诗歌写作抵挡着这个黑洞般的世界,在风暴的中心获得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安宁。这是我的秘密,一个诗歌写作者的秘密。
现在这本书里泄露了这一点秘密,懂者恒懂。写诗与写吃之间存在着一条密道,在这些年,我发现了它,在更早的时候,也有许多诗歌写作者发现了它,比如苏轼、袁枚、李渔、沈宏非、石光华、虹影……这个秘密其实就是语言的秘密。
我用吃喝安身,诗歌立命,打开窗户写美食,关着窗户写诗歌。希望诸位翻到诗歌那一页的时候,能够忽然记起,其实我是个诗人,哪怕看上去更像个吃货。
私货 - 小宽 - 杂牌酒馆
 
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704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